戀愛課上可以學到什么
發布時間: 2024-01-09 11:02:21    

每個人都渴望被愛、渴望獲得幸福,可如何得到愛與幸福,卻是一門課題。對一些高校學子而言,或許在學業上出類拔萃,然而內心的幸福感卻未必得到同步提升。

  一名科研成績很突出的博士生感慨:戀愛比科研難多了,“科研可以靠努力,但戀愛卻不是”。一名成績優異的女生說,“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的快樂非常表面”。

  而在天津大學,當學生們上完一堂堂“沉浸式”戀愛課、幸福課后,雖然沒有立竿見影地脫單,也并非幸福感爆棚,但他們欣喜地感受到自己內心的細微變化。

  他們開始重新認識自己,接納自己的不完美;他們開始學會感知周遭,去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;他們開始用心感受愛與被愛,去尋找點亮幸福生活的微光。

  一個學期結束,一位?!蔼殎愍毻钡呐f最大的收獲是“學會了無條件地接納自己”。本科生鐘鴻坤說,之前認為追求幸福像是追逐一顆遙不可及的流星,而現在發現,幸福其實就是自己心中閃耀的微光,這給了他面對困難和挫折的勇氣,“未來人生路途,將一路有微光相伴”。

  上了戀愛課,能脫單嗎

  主講“戀愛課”的天津大學心理健康教育中心專職教師王小玲,被學生問得最多的問題是“上了戀愛課,能脫單嗎?”她總是笑著說,這不是一門“脫單課”,也不會教太多所謂的“戀愛技巧”。

  王小玲有十幾年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經歷,在開展心理咨詢過程中,她發現:“關系相處和情感困惑,是學生們日常咨詢較多的問題?!?/span>

  情感問題是處于青春期的年輕人普遍關心的話題?!鞍凑瞻@锟松烁癜l展階段理論,人的每個階段都有特定的任務需要完成,18-25歲階段的大學生面臨的人生課題是建立親密感,克服孤獨感,形成愛的品質?!蓖跣×嵴f。

 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于2023年年初聯合發布的《2022年大學生心理健康狀況調查報告》指出,戀愛中的大學生,其“抑郁”和“無聊感”得分最低,焦慮得分也較低;相反,那些想“脫單”的大學生更易處于焦慮狀態。

  現在的大學生帶有天然的互聯網基因,受前幾年新冠疫情影響,人際交往和情感聯結相對疏離。有調查顯示,00后學生有不少在人際、戀愛、親子等各類關系中存在困擾,應對復雜情感相處以及經營關系的能力不足。

  “有的學生很在乎與他人的關系,但沒用對勁兒?!蓖跣×崤e例說,比如約會時兩個人明明坐在一起吃飯,卻不及手機溝通時感覺親密;明明心里很在乎對方,吵架時卻放狠話:“走開!再也不想見到你?!?/span>

  何不以幫助學生解決戀愛中的心理困惑為切入點,開一門課幫助他們提升愛的能力、建立健康戀愛觀?幾年前,天津大學在第二課堂嘗試開設了“戀愛課”,在學生中反響非常好,這讓王小玲思考,把“戀愛心理學”作為一門進入學校第一課堂的全校公選課,要既有理論又實用,讓青年學子真正受益。

  事實上,這門課除了談“愛”,還有更廣泛的內容,包括如何與人溝通、相處,如何樹立健康的戀愛觀、婚姻觀、家庭觀,如何提升愛的能力,包括愛自己、愛家庭、愛國家等?!笆欠衩搯尾⒉皇强己藢W習效果的標準”,王小玲期待學生通過課堂所學,有能力去愛,也能獲得更多的幸福。

  想得多、做得少,更容易陷入精神內耗

  和“戀愛課”一樣受到學生追捧的是“幸福課”。

  幸福課的課程負責人楊麗教授從事心理健康教育工作20余年,擔任天津大學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12年。在楊麗看來,相較于持續的緊繃狀態,張弛有度的狀態更容易體會到幸福感?;谶@樣的考慮,楊麗率領團隊經過3年的準備,在2021年正式開設了“幸福學”課程,希望能讓學生在緊張的學習生活之余,有更多的“松弛感”,從而體驗到更多的“幸福感”。

  這些年輕人生長于物質豐裕的年代,卻常常弄不清幸福感來自哪里?!坝袝r候我們發現,越是生活條件好的孩子,抱怨越多?!毙腋Un教學團隊教師陳樂說。

  “你到底喜歡什么?”開課前,她總會問學生這樣一個問題,結果很多人表示,從沒有真正想過。

  有的學生寫下心里話,“我總是在不斷地給自己施加壓力,想給老師留下一個更好的印象,總是忽略了自己的感受去照顧別人的想法”;還有的說,“我只是想贏”。

  不少大一新生帶著興奮與放松的心情來到大學校園,但卻突然發現,他們并不會規劃自己的學業和生活,陷入迷茫,找不到生活的節奏和方向。

  “一些學生想得多、做得少,容易把一些簡單的事情想得很復雜,還沒做之前就有很多精神內耗?!标悩氛f,這些都是造成現在大學生感到不幸福的原因。

  針對這些比較集中的問題,楊麗提出幸福車輪模型,從健康、關系、金錢和生涯4個領域探討如何更加幸福。在課堂上,大家會為“是不是錢越多越幸?!钡仍掝}展開熱烈討論。

  陳樂先帶著學生們聽音樂、冥想,然后把課堂交給學生,讓每個人講一件值得感恩的事情。通過思考和互動,讓學生明白,“幸福不是聽‘雞湯’,不是我講你聽,而是需要自己去發現、去感受到的”。

  “我們會更認識自己,接納不完美的自己?!标悩氛f,幸福不是要去追尋什么,或是達成什么目標才能獲得,而是你意識到,在自己身邊有很多東西,失去后才會意識到其寶貴,“這就是內心的覺察”。

  “目前國內外學者對幸福相關領域的研究日益增多且愈發深入?!睏铥愓f,授課團隊在上課前會進行集體備課,統一修改和完善課件,將最新相關研究成果引入課堂,增加課程的理論性和科學性。

  課程內容整合了積極心理學、臨床心理學、健康心理學、中國傳統文化等學科和領域中與幸福相關的知識和內容,同時考慮大學生的特點和需求,跟大學生心理健康課程形成互補。

  “幸福的定義并不統一,每個人對幸福的理解也各不相同。這門課的教學目的不是幫助同學們找到唯一且正確的答案,而是激發、喚醒同學們內心更多的幸福感?!睏铥愊M?,通過學習能讓大學生增加一些對幸福人生的思考,知道怎么做能讓自己和他人更幸福,獲得張弛有度的心理體驗和人生狀態,更加從容地去面對學習、科研和生活中的困難和挑戰,“能勇敢地去面對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,這門課的目的就達到了”。

  在實踐中激活愛和幸福的能力

  愛的能力和感知幸福的能力,是一門實踐的學問,不能坐而論道、紙上談兵。因此無論是“戀愛心理學”還是“幸福學”,都有一個必不可少的環節——實踐。

  天津大學衛津路校區23教學樓的一間教室里,一堂關于“積極情緒”的幸福課由天津大學地球系統科學學院黨委副書記趙劍博主講。

  搶紅包、分享奶茶和甜點、老師帶學生唱歌、有想法隨時發彈幕……這是幸福課堂的日常場景。在歡樂輕松的氣氛中,趙劍博從心理學實驗講到如何調節情緒,還教授大家情緒訓練的科學方法。

  “幸福沒有公式,但有體驗?!壁w劍博說,“看似有趣的課堂互動,其實每個部分的內容都結合了理論研究成果,更注重給同學們提供簡單實用好操作的實踐方法”。

  吳鳳偉是天津大學心理健康教育中心專職素質拓展教師。他的課堂設在學校操場的素質拓展訓練場。課上,他會把120名同學分成10個小組,讓大家一起游戲或完成任務。

  “名詩秀”小游戲,請同學從自己名字中選取一個字,再結合幸福學的授課主題,組成一句七言絕句,幫助大家快速記憶同小組同學的名字。通過“快樂傳遞”“姓名動作操”“同心鼓”等游戲,幫助同學們快速熟悉同組的同學,并增強團隊歸屬感。

  “這是全校公選課,同班的同學來自不同年級和不同學院,彼此之間比較陌生。而通過戶外體驗,讓原本陌生的同學之間建立起相互接觸和情感聯結,這本身就是一種放松和幸福的體驗?!眳区P偉說,一兩次面對面的合作、交流之后,同學們的狀態明顯更好,課堂上也更放得開。

  幸福課授課團隊編寫的《天津大學幸福手冊》,包含“管理我的生活費”“21天運動打卡”“正念呼吸練習一周打卡、身體掃描”“逆境成長的ABCDE練習法”“時間管理、平衡輪、A4紙工作法”等多項練習,每個同學都能邊學邊練,讓幸福感升級。

  在戀愛課上,王小玲專門為學生們設計了一些訪談作業,比如請大學生對自己的父母進行心理訪談,讓父母聊一聊人生中最有感觸的事、夫妻雙方最欣賞對方或最不能接受的方面等。

  這些父母眼中的孩子,第一次作為成年人與父母對話,“很多學生驚喜地感受到,這樣的對話讓自己和父母都有很大收獲,還有不少同學拉上父母一起聽線上課”。王小玲認為,在這個過程中加深了孩子和父母的相互理解,也讓年輕人對于婚姻關系和家庭關系有更進一步的思考和認知,“好的關系,是需要經營的”。

  戀愛課堂以小組形式開展各種體驗式教學,設置“模擬表白”環節,鼓勵大家提升勇氣、克服恐懼;“模擬吵架”場景,讓彼此學會換位思考、相互理解、合理表達……此外,還有各種志愿活動、聯誼活動等,“同學們的積極性都非常高”。

  戀愛課和幸福課都是天津大學心理健康教育中心開設的。像這樣的全校公共選修課,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一共開設了14門。在天津大學還有“幸福講堂”“心動四季 幸福北洋”“一米陽光”宿舍工程、以情感教育為主題的“亦心”工作室、心理健康運動會等,這些心理健康教育活動和第一課堂的教學密切配合,教學相長。

  天津大學學生工作部部長趙欣介紹,學校將學生積極心理品質養成作為人才培養的重要支撐,變革傳統課堂授課方式,依托心理素質拓展基地,充分發揮體驗式教育在第一課堂的效果促進作用,挖掘第二課堂資源,通過構建豐富多彩的心理健康課外實踐活動體系,培育學生的積極心理品質。

  對上了幸福課和戀愛課的學生而言,每個人的收獲各有不同。有學生把戀愛課和幸福課比喻成“理工科學生為數不多的‘浪漫因子’”,有人評價自己“從‘i人’(網絡用語,指性格內斂)變成了‘e人’(網絡用語,指性格外向)”,還有學生感慨,“我覺得這是人生中比獲取知識還重要的事情”。

  (中國青年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