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讓孩子陷入 “習得性無助”的坑里
發布時間: 2023-12-25 10:42:25    

心理學中有一個術語叫“習得性無助”。通俗地講,“習得性無助”就是指人們從失敗的體驗中學會了一種絕望的認知——即便自己再努力也無法改變現狀,不可能成功。這種絕望和無助的感覺會使人形成一種思維習慣,并深刻影響人的行為方式。

美國著名心理學家馬丁·塞利格曼做過的一項經典實驗——電擊狗實驗,可以很形象地解釋“習得性無助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第一階段,塞利格曼對AB兩組狗實施電擊。A組狗被電擊后非常痛苦,經過一番掙扎,它們發現只要觸碰前面的操作桿,就能讓電消失。之后,每當身上的背帶通電時,它們就用鼻子觸碰操縱桿,讓電擊停止。

而B組狗的面前沒有操縱桿,它們不管怎么做都沒辦法減輕電擊的痛苦,只能忍受。C組狗是對照組,它們沒有受到電擊。

第二階段,塞利格曼制作了一個大箱子,箱子中間有一道擋板。擋板把箱子分成兩部分,一部分的底部鋪設有電擊網,另一部分則沒有電擊網。

塞利格曼將這些狗逐個放到箱子有電擊網的一邊,然后通電。A組狗和C組狗很快就憑借本能跳過擋板擺脫了電擊;而B組狗則躺下來哀嚎,完全沒有嘗試逃脫,忍受著電擊。

根據這項實驗,塞利格曼教授總結出了“習得性無助”的理論。這一理論認為:人們在覺得做什么都沒有用的時候,就會產生放棄的念頭。

就像實驗中的B組狗一樣,在實驗的第一階段,B組狗不管做什么都無法讓電擊停止,也就是說,研究人員給B組狗制造了“習得性無助”。

相反,人們在對一件事有控制感的時候就不會放棄。就像實驗中的A組狗一樣,它們知道電擊是可以控制的,所以每當遇到電擊的時候,它們總會積極地想辦法去嘗試讓電擊消失。

此后的20多年里,心理學家們做了大量實驗來研究習得性無助,實驗結果高度一致。心理學家們得出統一的結論——習得性無助的來源是經驗。

無論是人還是動物,如果所處的環境讓他們感到不管做什么都沒用,他們的行為不能帶來自己想要的東西,那么這種經驗就會讓他們覺得,在未來他們的行為依然會是無效的,也就是說,習得性無助的經驗,造就了悲觀的思維方式。

我在咨詢室經常能碰到陷入“習得性無助”的孩子,他們害怕學習和考試,就像登山運動員,還沒開始爬山,就已經癱軟在山腳下,毫無戰斗力。

一個厭學的初一男生對我說,“作業太難了,考試太難了,我好累,只想待在家里?!眿寢寣Υ思葢嵟植唤?,“很多數學題稍微難一點點,他就直接放棄,完全不愿意多動一點腦筋,哎,我怎么會生出這樣的孩子?!”

這個孩子很明顯就是陷入了“習得性無助”,一次一次做不出難題,一次一次質疑自己的能力,一次一次失敗,最終選擇“不思考,直接放棄”,因為習得性無助給孩子植入了這樣的自動思維,“我再怎么思考都沒用,都是浪費時間,那還不如干脆放棄?!?/span>

這個孩子是怎么形成“習得性無助”的呢?在深入了解之后,孩子告訴我,爸爸是初中數學老師,從小對他的數學成績期待很高。每次數學考試尤其關注最后的壓軸題,只要做錯了,爸爸就會罵他,“真笨!只會做簡單的題,稍微難一點,你就露餡了!”“可別跟人說你是我兒子,丟我的臉!”

此外,爸爸還會經常找一些奧數題讓他做,“我在草稿本上演算的時候,他就會坐在旁邊一直盯著我的草稿本?!焙⒆又v述說,爸爸會在桌子上擺一個倒計時的鬧鐘,“只要我演算的思路不對,他就會不停地嘆氣,看著他那張不耐煩的臉,我就很害怕。有時候,我甚至都不敢在草稿本上演算了?!?/span>

只要超出規定的時間,爸爸又會罵他,“你只配做簡單的題,不會做難題,你永遠都只能給別人墊背,你這輩子就這樣了!”

漸漸地,這個孩子變得越來越害怕難題,只要碰到老師沒講過的題,爸爸的指責就會在耳邊回響,他都會自動開啟這樣的思維,“算了吧!我肯定做不出來……”其實,他的“習得性無助”恰恰是他的父親制造的。

電擊狗實驗中的B組狗寧可趴在那里忍受電擊,也不愿意做出改變。如果當時有先進的腦科學技術,也許塞利格曼會發現,B組狗的大腦中特定神經通路發生了變化。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經驗,最終會塑造出大腦的“嘗試無效——不如放棄”的固定型思維模式。

這種思維模式本身是為了應對失敗經驗而出現的。在人類漫長的進化過程中,有很長一段時期,人類只能憑借經驗作決定,有時甚至只能碰運氣,作出錯誤的決定,輕則餓肚子,重則喪命。

為了生存,人類大腦進化出了在犯錯之后吸取教訓,積累經驗的能力,并讓人類通過強烈的情感體驗記住錯誤。這種情感體驗包括許多復雜的情緒,如懊悔、內疚、自責、失望等等。

這些負面的情感體驗極為強烈,所以人們在遇到類似的情況時,就會馬上調取當時的負面情感記憶,啟動強烈的情感體驗,從而避免又掉到同一個坑里。

于是,人類發展出了固定型思維模式。這種心理機制的本質是防御自己總是失敗,外部環境太惡劣了,保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但是,我們現在處于文明社會,打破固定思維模式并不會丟掉性命,固定思維模式很多時候反而禁錮了我們,讓我們不敢嘗試。

那么,如何才能打破固定思維模式呢?

塞利格曼將習得性無助實驗繼續做了下去,他將B組狗,也就是已經產生了“習得性無助”的狗重新放到箱子里。通電后,自己用手把這些不愿意動的狗拖過去,強迫它們越過中間的擋板,反復幾次,最后它們開始自己動起來。

一旦它們發現,自己的行為可以改變被電擊的結果,它們的“習得性無助”就被治愈了。而且,只要當狗認識到自己可以應對這樣的逆境,那么它一生都對這種逆境具有免疫力了。

后來有研究者仿照電擊狗實驗對人也做了一次實驗,只不過這次是用噪聲代替了電擊實驗,結果跟電擊狗實驗驚人的一致,也就是說,“習得性無助”是完全可以改變的。

對于一個幾乎沒有體驗過“算對一道難題”的孩子來說,要改變他“遇到難題就放棄”的固有思維,就必須讓他真正去感受“成功算出一道難題的喜悅”,同時一點一點去強化這種成就感,就像B組狗最開始需要實驗人員拖著它越過擋板一樣,這個孩子也需要幫助。

了解到“習得性無助”的心理機制后,孩子的爸爸深刻反省了自己的行為,并且聽從我的建議,作出了很多改變。首先,他撤掉了書桌上的定時鬧鐘,不再給孩子壓迫感;孩子做錯了一道大題,他不僅不會罵孩子,反而會表揚孩子,雖然計算錯了,但思路是對的,很了不起!雖然結果錯了,但是第一個步驟是對的,證明你是動了腦筋的!即便沒有做出來,但你這條輔助線真的很巧妙,你是怎么想到的?

這位父親不再盯著孩子的錯誤,反而不停地把一些孩子做得正確的小細節拎出來,表示肯定和贊賞。漸漸地,孩子有了自信,“原來我并沒有那么笨”,孩子也更敢于去跟爸爸討論自己的思路和想法。再碰到難題時,孩子的自動思維開始發生變化了,“我再想一會兒,即便算不出最后答案,至少我可以多算一步,離成功也會更近一步?!?/span>

以前遇到難題,就會擔心發生“災難性”的后果,于是干脆逃避放棄;現在不用擔心會被罵,而且因為爸爸一次次的鼓勵和認可,對自己的能力有了更多的信心,于是更有動力去做難題。當有了做出難題的真實體驗,這個孩子對數學的興趣一下子就提升了。以前他有多討厭數學,現在就有多喜歡數學,父子間的親子關系也變得更和諧友愛。

不幸的是,生活中很少遇到愿意改變的父母,他們寧愿相信,“是我還不夠嚴格,我應該再采取更強硬的手段,孩子才能認真學習?!?/span>

其實,當孩子一旦陷入“習得性無助”,越逼他們,他們會越無助,甚至出現更嚴重的心理疾病。

當你的孩子總是否定自己,總是不看好自己,這個時候,你就需要幫助他體驗成功后的感覺。

剛開始,你可以協助他先做一件肯定能成功的簡單的事情,體驗成功后的感覺。有了一次成功體驗,就會有下一次的成功體驗,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體驗的浸潤下,新的概念就生根發芽了,并會逐步替代原有的固定概念。

這樣,我們就給孩子的大腦里播下了成長型思維模式的種子,然后引導他們,幫助他們在與現實世界的互動中獲得一個個小成功,實現一個個小目標,就像滾雪球一樣,當孩子心中的發動機被啟動,他們碰到任何逆境都會充滿希望感,保持樂觀積極的心態,并相信,“一切都會變好!”

劉艷  心理咨詢師